雾失楼台

已有 52 次阅读2017-3-5 02:34

    

雾失楼台

    即使在长大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对‘霾’这个现下具有妖魔化的字眼,我的认识也还不是那么具象。我很早的时候认识的是他亲亲的长姐“雾”。对于“雾”的美好,我在一段时间里是充满感激的。因为有了雾的存在,我童年里的大部分时间是多姿多彩的,而每每想起那份美好,眼前幻化的也会是另一个美轮美奂的神秘世界。茂密的树林里有座童话的小木屋,屋外一条隐在迷雾尽头的青青小路,小路上走来一个挎着竹筐采蘑菇的小女孩。还有那首儿歌是怎么唱的:清晨山里起了雾,小猪、小猴和小兔,牵着藤攀着树…
    等上到四五年级,有次看了一副嫦娥奔月的画,画中的月宫高耸入云,那些云雾就缠绕在那座月亮山上,有位美丽的仙子正义无反顾地向着那座雾霭飘渺的月宫里飞去。那轻而薄的纱,那飘动的衣袂。真说不来那雾的若影若隐若隐如现是她飘飘的衣袂,还是那纱的轻而薄透是那雾的幻化。
    待到小学毕业时有了足够心智,再去读像“雾失楼台,月迷津度”这样一眼望去心生美好的词,就自带了几分理性的判析。再等上到中学的地理课时,在那里边认识了雾都伦敦,对雾神秘感已大为改观,知道原来所谓的巫山神女神仙居住之地的雾,也不过是工业废气的一种,心里第一次对于雾依稀有了疏离感,其时在心里的情结已不再那么纯洁。
    是雾霾一词的出现,第一次让我对‘雾’这个字有了两极分化的敌视感。也不知是怎么搞得,第一次看到‘霾’这个字,我以为他是狐狸家族的一员。(我是个懒散的,望字生意最是一贯的陋习性)就是不知道,狐狸知道了会不会苦的叫屈。
后来看到大家都‘谈霾色变’,情知是自己念错了音会错了意,而我又是那种逢错必纠的人,于是赶紧了查字典,这样很快我就学到了新知识,并认识霾的另一个别名,pm2.5。
    “比非典更可怕的重污染”,这是人们赋予雾霾最贴切的近称。能不可怕吗?在那一重重厚重雾霾里,人被包围裹挟成瘦干渺小的一粒枣核。月迷津渡,雾失楼台,此刻应该叫做‘霾迷津渡,雾失楼台’了
科学的态度历来是严谨的,严谨的另一面是理性,那些有着神话色彩的画面,有着美好童话记忆的雾的好感,至此,已消失殆尽荡然无存。
    近来因为霾,也因为大家都谈霾色变,以至于想去户外吸一口新鲜空气,舒展舒展筋骨这样的事都成了内心的一种奢望。想想长此以往会不会成吸入性肺炎?长此以往会不会有罹患皮肤癌潜在危险?呜呼!于是在每个望雾霾兴叹的早晨,心底对雾和霾的厌弃和憎恶感又多出几分。
细细算来,怎么竟有差不多一年的早晨是宅在家里呢。比如霾出现的日子不外出,比如心情不高兴且得过且过的日子没心情外出,再比如偶一的张三李四登门造访。剩下的日子不是遗忘于自己的一贯里,就是遗忘在自己的习惯里。突一日望镜惊呼,上帝!曾几何时窈窕的身姿,成了现今这样的丰腴。往事已矣,惟余叹息。     
    啧啧,悲催了,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在这样‘雾失楼台,霾迷津渡’日子里,最大的受害者是我这样自主心不坚强的易胖人群?我心戚戚焉,我所有的悲喜休戚,修腴胖瘦,种种的起承转折,是成也雾败也霾吗?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  

GMT+8, 2017-4-25 14:41 , Processed in 0.161967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