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北网 门户 新闻频道 查看内容

范雨素给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任务

2017-5-19 10:19| 发布者: 走走看看| 查看: 66| 评论: 0|来自: FT中文网

摘要: 范雨素是什么?她的出现的本质是什么?她是中国受到不平等对待的农民工的代表。她只是一块在中国当下社会中淬炼地发红的铁,只是一个农民工。官方并没有因为范是“毛粉”,皮村宣传毛泽东思想,就放过她,放过这块炙 ...


“育儿嫂作家”范雨素的新文,立刻掀起了争论。她在最新文章中提到了自己对毛泽东的崇敬,这让很多人感到失望,进而对她身后的皮村,也痛加批评。
但是,应该看到,范没有多少别的思想资源,毛泽东是范面对不公平的社会时,进行思考的唯一资源。这个思想资源是经过美化的、过滤的,仅仅保留了毛时代的所谓平等。这当然是假象。但无论如何,简单地说范是“毛粉”,说那些农民工是“毛粉”,不如说他们代表了农民工人阶层自发的权利意识的觉醒,不如说他们开始思考自身遭遇的社会现象。

基于范的文化,基于中国社会的官方教育,范的思想资源是毛泽东,这本是大概率、理所当然的事情,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呢?一个没有太多文化,缺乏相关方面阅读的中国人,当他面对当下社会中的不平等的时候,其思想资源,常常是毛泽东。在这一点上,被人拿来和她比的余秀华未必好多少。
实际上,几十年前中国的知识分子们也是如此。在文革后的伤痕文学小说中,那些忧国忧民、整天思考中国何处去的青年知识分子、中年知识分子常常会说:“我最近很苦闷,又把马克思、恩格斯的经典著作读了一遍,想从中寻找中国未来的方向。”在那个时代,中国知识分子也没有其他的思想资源,经历过文革,在允许反思的情况下,即便抛弃毛泽东思想,他们可以寻找到的思想资源,也只有向着更经典的马克思与恩格斯回溯。这不丢脸,更谈不上恶。

有一个必须回答的问题是,范雨素和韩寒有什么不同?韩寒没有达到自己宣称的大众预期中的水平、能力与意识形态,然后,在自由的思想市场中的竞争中败了下来,淡出了公众视野,而范不是。即使承认范雨素没有太出色的文字能力,也没有系统的自由主义意识形态,这也并不重要。

范雨素是什么?她的出现的本质是什么?她是中国受到不平等对待的农民工的代表。范雨素不是黄金,也不是刘瑜,她只是一块在中国当下社会中淬炼地发红的铁,只是一个农民工。从这个角度看,她的成色没有瑕疵。从这个角度,她维持她的影响力没有问题。“谁是我们的敌人?谁是我们的朋友?”这一点,体制远比自由派知识分子清醒。官方并没有因为范是“毛粉”,皮村宣传毛泽东思想,就放过她,放过这块炙热的铁,而是强力打压,让她从舆论中消失了。

但很多中国知识分子在意的却是,范的文章有谈到富豪雇主,这一次又提到自己对毛泽东的崇敬。很多人据此夸大范对现实的破坏性,仿佛范要带着皮村的工人,立马杀进北京城,分掉中产的房子似的。

这是夸大,夸大范有毛思想的现实破坏性,而对其争取平权的建设性视而不见。实际上,在现实情况中,革命的土壤已经逐渐消失了。不妨假设范成为一个意见领袖,500万微博粉丝,她会呼吁什么?会呼吁分中产的房子吗?不会,革命的土壤即便没有完全消失,但是,权利意识,私有财产的意识,已经成长起来了,这种言论不可能被当下的大多数中国人接受,粉丝会减少。如果有公共呼吁,她首先会呼吁解决北京外地农民工子弟的上学问题。这是所有的自由派知识分子都应该支持的事情。毛泽东思想可不可以用来争取一个平等入学的权利?如果农民工为了争取平等入学,举起了毛语录的相关句子,达成平等入学呢?这种行为应该怎么看。我觉得如果可以以某种方式,把毛泽东当作这样的资源的话,当然是没问题的。

某种角度,这正是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任务,一个范雨素呈现出来的任务。

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农民工、底层中国人,十有六七都把毛泽东时代视为一个更“正确”的时代。如果把这一部分视为中国进步的绝对阻碍,把这一部分排除掉,那么,中国是不可能进步的。为什么今天的中国舆论,中国知识分子,不能作出一点条件反射之外的理论建构呢?为什么不能放下自己的身段,把农民、工人的现有思想体系,构建进一个争取更平等的社会发展中呢?哪怕仅仅因为现实的需要,我们能不能从毛的言论中,找到有和自由主义兼容的内容呢?肯定有这样的句子——再退一步 ,肯定有可以被这样解释的句子。

起码,古人是这么做的,这也是为什么一部《论语》会被反复解释的原因。而中国的变化,恐怕也绕不过重新解释毛与邓。起码,邓做过这个事情,撇开毛泽东思想,只保留“毛泽东思想中正确的一部分”,“毛泽东思想的精髓是实事求是”,改造毛泽东思想,然后才有改革开放。

在某种程度上,很多中国知识分子拒绝做这样的事情,而对本来很容易理解的范是“毛粉”一事大惊小怪,这正好反映了中国舆论与一部分中国知识精英的现状,其犬儒表现得淋漓尽致,哪怕有一点点风吹草动,就害怕自己的现状被破坏,那怕这种现状是建立在不公平的权利的基础上。比如,中产要自己的权利,却不愿意损失自己的学区房。上海市民要权利,但一定不能废除户籍制度。所以,在他们的中国社会发展蓝图中,不能有、也从未有范这样的人。他们理想中的中国舆论,也不能有范这样的人成为意见领袖,成为一个特定阶层的代言人。

在这一点上,中产、知识精英事实上与体制是有共谋性的。事实也正是如此,在意见领袖中,在微博“大V”中,有医生,有警察,有教授,但是没有农民、没有工人。有也仅仅是身份,一旦成为意见领袖,就迅速地,或者说,不得不立即割断之前的身份,放弃政治代言的身份。

这个事情反映出的另一个问题是,中国知识精英主导的那部分社会舆论,还远未表现出某种自觉,远没有达到社会动员的阶段。所以,才在小议题上不断争吵。左派和右派吵,左派之间吵,右派之间吵,很多时候不是正常辩论,而是充满敌对情绪的攻击。当然,这也是典型的犬儒。

或者说,一种可能性是,中国社会的现状还不需要他们这么做,这种共谋、这种犬儒,有其现实合理性,如果是这样,那么,作为硬币的另一面,作为中国经济继续前行的代价,“范雨素们”还得继续付出。这或许是中国社会所需,但无论如何,同情、善良、人道主义,从来都是一个更完善的社会的基础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相关分类

下级分类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  

GMT+8, 2017-5-28 07:17 , Processed in 0.087727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